【A瓜】最终还是没能改变的宿命


*CP: Alex X 甜瓜
*BE20题,一方死亡注意。
*下一棒不记得了(。

00

“爱丽~”
是谁在叫我。
“爱丽!”
别喊,好吵。
“爱丽。”
闭嘴。

“……爱丽?”
不要再哭了,瓜娃子。

01

“猪精爱丽——!!!”
Alex被耳边骤然炸起的声音惊醒,睁眼就看到甜瓜放大几倍近在咫尺的娃娃脸。他满脸嫌弃的把手摁在了那张白净的脸上猛的一使劲,听着那人奶声奶气的哀嚎控诉,风淡云轻的甩下一句“两个男人贴这么近恶心不恶心。”

甜瓜听了这话激动的大呼小叫,什么臭男人你以为我想离你那么近吗或是什么鬼你居然欺负我狗子你变了你不爱我了,诸如此类的B话一句接一句往外冒。Alex也不说话,由着他闹。等到甜瓜委屈完了才递给他刚从自己的保温杯里倒出的一杯茶水。
“说完了?喏,喝了。”
甜瓜也不在意,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回味一番后才问这是什么。
“绿茶,清口臭。”

“……狗爱丽我日你哥。”
那孩子如他所料炸起毛来,向他竖起中指。Alex笑起来,伸手按下这辱人的动作,顺势握住了那只白净的手。

“开玩笑的,你今天胃不太舒服吧。”
“啊?”
“不要猜了,我有超能力。”
他连看都不用看一眼就知道甜瓜在用他那双奶狗般湿漉漉的眼神盯着自己看,猜测为什么会知道他的不适。甜瓜又发出了一声疑惑,想开口说些什么又被突然响起的一阵电话铃打断,一瞬间“爱就像蓝天白云”的洗脑旋律响彻了教室,听着这堪比音乐厅的震撼的演奏效果,甜瓜不禁微笑点头赞扬并思考起下一首要放的魔人曲目。

“爱丽,你想听演唱会版的胡来的左手还是……对不起我不放了。”甜瓜踌躇几秒还是打不定主意,下意识的想要询问竹马的意见,低头的瞬间他捕捉到了Alex眼里一闪而过的冷意,那一眼过于寒冷,吓得他不自主的屏息凝神甚至小小的颤动一下。Alex很快又恢复成他平时的样子,淡然的笑他,意识逐渐反应回来,甜瓜暗暗唾弃了自己一句怂包,想起Alex喜静,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震动的手机,按下绿色的拨通键。

“喂,妈妈......哦哦好的,我知道啦。”

甜瓜仔细的在脑中念叨了一遍刚刚在电话中母亲嘱咐他回家路上购买的物品,放下手机时看见锁屏上显示的时间,指针早已指向晚上六点,窗外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只剩这间教室孤零零的亮着惨白的光,像风暴中坚持亮光的残破灯塔指引着他们两个在海中漂泊的旅人。Alex站起身,拿起甜瓜和自己的书包,指尖轻轻敲了敲甜瓜的额头,“发什么呆呢,走了,还得去商店给阿姨买东西吧?”
“啊......嗯”

02

走出校门,Alex望了望天,昏昏沉沉的黑带着连绵的乌云。他抬起自己右手腕,看那只价值不菲的表上的时间,6点10分。身旁的甜瓜小口啜着下午虚伪从包里翻给他的旺仔牛奶,模样乖巧。

Alex看着那人安逸的模样突然有点郁闷,但很快这种情绪就从他身体里消失了,像从来没出现过。他拍了一把甜瓜,害的甜瓜向前踉跄几步差点把牛奶喷出来,掐准了时间在甜瓜即将破口大骂前说。
“我们今天走这边吧。”

甜瓜骂人的话梗在喉咙说不出来,委屈的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终于下咽挤出一个疑惑地“啊?”,眼睛看向Alex手指的方向,“可是这边要绕好远的路才能回家哦......”
“我想吃这条路尽头那家超市的奶茶冰淇凌。”Alex对答如流,顺带还撒个娇,“甜瓜,甜瓜哥哥,去嘛。”他极少向甜瓜撒娇,这种软乎乎的语调他自己都觉得恶心,偏偏甜瓜最吃这一套,毫无招架之力,甩甩手用自认为宠溺的语调说好好好去去去买买买。

他们来到超市的时候是6点25分,甜瓜看着超市上玲琅满目的商品,良久,哭丧着脸回头对Alex哭诉,“爱丽救我,我忘了我妈要我买什么了。”“是不是傻。”Alex翻了个白眼,一串列表从他口中吐出,甜瓜记得的不记得的,通通报了出来。甜瓜同学目瞪口呆,大喊一声厉害啊爱丽牛逼啊爱丽,一手扯着Alex,一手推着手推车风一般的前往商品所在地。

他们到家时已经很晚了,Alex跟着甜瓜进了门,甜瓜的妈妈听见开门的声音从屋内冲出,一把抱住甜瓜,这个头上黑发掺白发的中年妇女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嘴里一直说着什么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好担心的话。甜瓜迷茫的安抚着情绪失控的母亲,向Alex投出了求救的目光。Alex弯下腰,轻声问。“发生什么了,伯母。”
“啊,是爱丽呀,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么丢脸的画面。”女人吸了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把脸笑。“楼下那条街刚刚发生了事故,说是大货车失控,撞进了超市,死了好多人呢。我看你们还没有回家,以为你们还在里面买东西。”
“你俩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看着母亲说着说着眼看又要哭了的甜瓜连忙哄着她进房休息,出来以后心有余悸的坐在沙发上,随便拿了一个抱枕抱着,往霸占了沙发另一头的Alex身上蹭。
“滚,很热啊。”Alex嫌弃的拿腿顶他,甜瓜倒是笑嘻嘻的完全没有从那人身上下来的意思,“不要嘛,开着空调哪里会热,爱丽你不要害羞......”Alex懒得和他争论,一把握住他的腰往下压,甜瓜受了力一时没找到支撑点,手胡乱的摸索着支点,却听到Alex一声闷哼,怔怔地往下看,脸瞬间爆红。“我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爱丽!我真的不想碰那的!我错了!”
Alex黑着脸,咬牙切齿,“知道错了你还不从我身上滚开?”
“我这就滚这就滚!!!”甜瓜超迅速的爬起身,乖巧的在Alex旁边坐好,一脸纯良。
“哼。”Alex冷哼一声,没计较,刚才甜瓜的动作让他有点不妙,下身隐隐有抬头的趋势,当务之急还是喝杯冷水冷静一下。

“......但是说真的爱丽。”
“嗯?”Alex正准备起身,手就被甜瓜握住了,这瓜娃子甚至试图将其变成十指相握。Alex难得没有抽离,只是静静的偏头等着甜瓜要说什么。再终于将两人的手牢牢握住后,甜瓜发出了一声满足的笑声,将头靠在了Alex肩膀。“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如果你今天没有提议换条路的话......我可能就死啦。”
“爱丽我们真的超幸运哇!”

“.....嗯。”
Alex顿了一秒,握紧了甜瓜与他交缠的手。

03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但是甜瓜还是觉得不对劲。

首先,最近Alex很奇怪,总是突然把他拽走,然后霸道地说什么自己就得跟着他,虽然绕了不少路,但是Alex总会买些好吃的给他,他倒也不是特别介意。
还有一点就是这座城市的安全指数,最近老是发生大型事故,不说伤者,光是死者人数都令人瞠目结舌,整座城今年的死亡指标都要到了。

甜瓜远远看着街头的车祸现场,血腥的味道渐渐浓郁弥漫在这一片区域,他突然吃不下去含在嘴里的西瓜味棒冰,他把它举在面前,透明的冰碴折射出天上的艳阳,红色的冰融化,一滴滴掉在他手上,汇成涓涓细流顺着血管的痕迹滑落,他盯着那颜色看了也不知道多久,听到身后Alex叫他的声音,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甜瓜伸着自己被糖水黏的粘乎乎的手,试图趁Alex不注意糊到他今天第一次穿的白衬衫上。Alex哪会不知道他的小脑瓜想什么,嫌弃的躲过甜瓜不怀好意的咸猪手,从包里掏出湿纸巾,撕开一片,二话不说抓住那仍然蠢蠢欲动的小脏手,一根一根手指细致的擦过。
他注意到甜瓜突然的沉默,抬眼打算看看自己的小祖宗又在做什么,却被甜瓜用一只手压了回去,“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继续擦!”。Alex动态视力向来好的吓人,即使是这么快速的一瞥眼,他还是捕捉到了甜瓜红透的耳朵。
Alex又笑了,他说:“你是不是傻。”

“我才不傻呢!”甜瓜冲着Alex吐舌头,想了想问他,“爱丽,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身边有好多事故啊。”
“嗯?”
“你看啊......”甜瓜严肃的数着手指头,“上上周货车撞了超市,市中心那家百货大楼坍塌,上周起重机坠落,还有人拿刀街头作恶,这周游泳馆还有溺水的,其他的像车祸什么就更不用提了......”他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掐着那种非常矫揉做作的声线说爱丽哥哥我好害怕哦,要爱丽哥哥抱抱才能开心。Alex作势呕了一翻,语速快的像冒蓝光的加特林,“滚,丑拒,飞天吧你。”

下一秒,他推了一把哭唧唧向他撒娇的甜瓜,说别害怕,回家。

Alex临走前,最后望了眼被甜瓜扔进垃圾桶的棒冰。廉价的棒冰早已融化,透过垃圾桶底的裂隙,一滴一滴坠落在地,在地上早已积起的红色水洼中溅起绚烂的花。
他冷笑一声,跟上甜瓜的步伐。

04

“爱丽。”
“嗯?”
甜瓜抬头看仗着身高把自己圈在怀里的Alex,他的前面是商场的售货架,被禁锢的环境让他忍不住不自在扭的了扭腰。
“你一定要用这个姿势拿东西吗……”

“嗯哼。”Alex不置可否。
“哥哥你嫌不嫌丢人啊!”甜瓜鼓着腮帮子说,他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又薄又透,Alex手上的温度全都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了他身上,让那一小片皮肤升温发烫,他瑟缩了一下,有点痒,他想。
大概是这动作太让人遐想,周围年轻的小姑娘们都朝他们这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看的甜瓜有些发毛。感受到围观指点的人越来越多,甜瓜罕见的感到了一丝丝羞恼,见Alex一副风淡云轻的高冷样,气不打一处来,往那人手臂下一钻逃了出去。
Alex好笑的看着那人狼狈逃脱的背影,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清点购物车里的物品,又掏出手机核对了一遍甜瓜之前发给自己的妈妈的购物清单,看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才不紧不慢的推着车去了结账台。

把东西摆上柜台,Alex向站在外面的甜瓜挥了挥手,用口型说着“等等”。甜瓜挑眉,也摆着口型对他回“好呀”。他的白衬衫的衣角被风吹起,露出纤细的腰线。

事情发生的那么快,以至于Alex 敏锐的察觉力都失去了作用。
他的眼里只剩下惨淡的白和刺眼的色。

“呼——!”
Alex从梦中惊醒,他的手敷在自己的额上,暗沉的眸子盯着白色的天花板。睫毛轻颤,撒下一片阴影。
“又是这个梦。”

他沉沉的吐出一口气,按下耳边响起的闹钟,赤着脚丫踩在卧室的地毯上,软软的飘忽的触感让他觉得自己走在云间。他拿过桌上的红笔,在日历上画下一个圈,随后他顺手把笔一扔,眯起眼似笑非笑。

“那么,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故呢。”

05

他以为他瞒天过海,却忘了纸终是包不了火。
甜瓜发现的太快,击的他猝不及防。

“爱丽。”
“……会发生事故吗?”

身后传来甜瓜的轻呼,他低着头,死死的盯着沥青路上破碎的路隙,连带着声音都闷闷的,带着一丝颤抖,像是压抑,又像是恐惧。Alex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回头看他。

“会发生事故吧。”
那人终于舍得将目光施舍给他,他用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瞪着Alex,从牙齿中挤出这句肯定句。
“每一次……每一次被你带走,我本来想去的地方就会发生事故。如果说这是偶然的话,次数未免也太多了。”

“爱丽,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些事。”

“是。”
Alex向前走了几步,站定在甜瓜面前,黄昏最后的几束阳光从他身后倾泻而下,一米九的个子足够高,将甜瓜完全笼罩进了阴影之中。“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想了想给你提个醒也好。”
“那些地方很危险,不要想着跑过去凑热闹,你只需要跟着我就好了。”

“既然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什么不去救那些人!”甜瓜抓住Alex的衣领冲他喊,他以前从来没有那么生气的吼过Alex,这是第一次,“你知道谁会死吧,现在去的话,那些人不就可以活下去了吗!Alex,你究竟在想什么,你想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人死去吗!”甜瓜松开了手,Alex的衣领被他扯得皱皱巴巴,显得清瘦的少年有些落魄,他转而去抓Alex的手,扑了个空。
Alex在他之前抓住了他的肩膀,力道大的让甜瓜不禁痛呼出声。他的脸阴沉的难看,周围的喧嚣突然销声匿迹,气氛坠入冰点。

“不可以。”
“其他人怎么样都无所谓,他们是生是死都跟我没关系,那是他们的天命。但是你不一样......”
“甜瓜,听我话,不要去,你会死的。”

死......甜瓜瞪大了双眼,惊慌失措。他不是什么圣人,只是一介凡人,从出生降临到这世界上只有短暂的21年,他还有没完成的梦想,有没吃过的食物,有还没有孝敬的父母,有还没有告白的喜欢的人,他有那么多没完成的执念,他也怕生老病死。
Alex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伸手温柔的抱住手足无措的那人,弯腰附耳,低声诱哄着。
“甜瓜你也不想就这么结束吧,没事的,只要你听我的话,做主播也好,未来的生活也罢,我都会陪你一起。”

他笃定甜瓜不会拒绝自己。
可是就像他所经历的不可置信的事情一样,命运的齿轮已经改变,象征时光的八音盒流淌出不间断的旋律,神看着他们,露出嘲讽的微笑。

“爱丽你今天话好多啊。”
甜瓜挣开了Alex的怀抱,他向往这个带着淡淡洗衣粉味道的怀抱好多年,带着少年青涩的爱恋,这一天终于等到了,却不再是他想象的模样。
他的双腿都在打颤,身子在风中摇摇晃晃,眼泪也不受控的夺眶而出,嘴唇颤抖的连话都说得支离破碎。但他还是努力站直,死死地盯着Alex的眼睛,告诉他自己的坚持。随后转身离开,没再看Alex一眼。
Alex望着甜瓜离开的方向,不自觉的握拳,指甲嵌进掌肉溢出红色,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他感受不到疼痛,只是轻不可闻的看着那几乎要看不见的背影喃喃出声。
[不要......]

[爱丽,我会平安无事地回来的。]
[相信我。]

06

骗子。

07

[猪精爱丽——!!!]
Alex被耳边突然炸起的声音惊醒,那张熟悉的娃娃脸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他盯着甜瓜的脸好久,甜瓜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瑟缩着想退后,被Alex一把拉回来揉了揉柔软的头发。
[爱丽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张牙舞爪的少年放弃了抵抗,像亲近人的猫咪,眯着眼睛蹭着他的手,发丝尖划过掌心,让人心烦意乱。窗外呼啸的风穿过两扇窗户中的狭小间隙,发出胜利和挑衅的怒吼,将桌上的纸张试卷悉数吹落在地。
甜瓜走到窗边,撑着窗沿探头看了看天,嘀咕了一声奇怪,回头喊Alex。[爱丽,好像要下雨了,你带伞了吗!]
[嗯,带了。]他回了一声,低头捡洒落在地的薄纸,捡到第21张时,他停下了动作看向依然驻在窗前眺望远方的甜瓜,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这雨下不下来的。]

甜瓜闻言笑出声,指着窗外问外头天气都差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说出这么信誓旦旦的话。Alex沉默了小半会儿,把甜瓜挂在他挂钩上的的包放在了书桌面,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掏出了他粉红外壳的手机,说都这个点了我打赌伯母要给你打电话。甜瓜一把抢过自己手机护在怀里,大喊着[手机是我老婆,傻子爱丽夺妻之仇不可不报!]见到Alex那几乎要翻到天上去的白眼也不气馁,一掌拍在Alex的课本上,用小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姿势靠着书桌,眉眼弯弯的说好呀那我们来打个赌。

[输了就得答应对方一件事,什么都可以,谁反悔谁是狗。]
已经成年依然稚气未脱的少年踮着脚,眉飞色舞,意气风发。
即将到达18岁生日的少年注视着他,目光如水。
[好啊。]

电话铃声响起的同时,甜瓜几乎是一瞬间哭丧了脸,他一边按响接通键,一边怨念的冲Alex做了个鬼脸。[喂,妈......嗯嗯嗯嗯嗯。]
Alex难得耐心的等着甜瓜。
[......好,我知道啦,妈妈拜拜。]甜瓜结束了通话,偷偷瞥了眼Alex,发现对方毫无波动后认命地叹了口气,一把挂到他身上,软了声音在耳边撒娇。[爱丽,爱丽哥哥,哥哥......求你了QAQ]
然而屠皇Alex冷漠无情,捏了捏甜瓜的脸,斩钉截铁吐出一句:[不行。]
[好嘛......]甜瓜委屈,嘟着嘴不情不愿的问他惩罚是什么。

[我想想啊————]Alex存着逗弄的心思,故意拖长了语调,看着甜瓜的表情逐渐扭曲,还是没忍住大笑起来。[Alex!]那孩子即使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到了他的刻意为之,羞恼的别过头拒绝看他。

真是糟糕,为什么这个人不管做什么都这么可爱。
他这么想着,眼里流转而过的都是风花雪月。

[我想好了。]
他摘下自己手腕上那精致的手表,小心翼翼牵过甜瓜那双经常被人赞叹纯白无暇如同瓷器的手,在那人诧异的目光中,为他戴上了这件工艺品。‘
甜瓜好奇的伸手在灯光照耀下换着姿势观察,黑色的腕表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极其显眼。他一屁股坐到Alex腿上,靠着他的胸膛,头发扫过他的颈窝,笑嘻嘻的问Alex送他表是要干什么。他们离得太近了,只要微微抬头就能接吻的距离,热气扑打在对方的肌肤印出鲜艳的红,两颗年轻有力的心脏在寂静之中跳动,越来越响,越来越近,直至重合。
Alex把头埋进甜瓜软趴趴的卷毛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甜瓜身上总带着淡淡的奶香气,说。

[甜瓜,我从没后悔过。]

08

他们又走在这条熟悉街道,四季轮回的风景,来了又走的商铺,车水马龙的城市。甜瓜嘴里小口小口地咬着软乎乎的棉花糖,这是刚刚Alex给他买的,敏锐的少年发现了他视线一瞬间的停留,跑过去跟老板说了什么,没过一会儿就带着云朵般的棉花糖回来了。

Alex站在超市门口,像是留恋着,又像是怀念着,他的眸里印满了眼前的生机,他记住所有的故事,想起所有的年月,他想说些什么,词句在唇上滚了一圈终是落了下去。他又低头看甜瓜,那人举着吃剩的棍子在手里挥着,行为举止像个孩子,脸上的笑容也像孩子一样纯粹天真。他勾起嘴角笑,左手磨磨蹭蹭的摸向谁的右手,眼里只剩他喜欢那个人的身影。

他们腻腻歪歪的你撞我我挤你的走进超市,谁都没松开手。
指针指向6点30分。

爆炸声响起的瞬间,呼啸声席卷而来,货车的大灯在被车体撞坏电路后的黑漆漆的超市格外显眼,照亮了眼前一路鲜活的生命。
尖叫,碰撞,眼泪,亲吻。

有什么人抓过自己的手臂将他甩到身后。
有什么人代替自己冲向了那个呆滞的孩子。
有什么人在自己唇上印下轻浅的标记。

一片漆黑中,甜瓜怔愣的跌倒在地,喉头无力地滚动。
他想喊出那个名字。

09

[......爱丽?]

10

你懂了吗。
我的心情。

END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我凌乱的表达…总之就是一个爱丽轮回拯救瓜瓜的故事。
爱丽其实轮回很多次了,一直想两个人一起活着,但最后发现不但救不了甜瓜,还会让他一遍遍痛苦的死去,终于还是决定一命换一命。
因为自己文笔太差了,所以感觉也不是很虐,大家随便看看吧。

评论(15)
热度(188)

© 酒酿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