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桃】似涛

◎不知道什么时候更,建议大家别抱希望。
◎逻辑不清,大家笑笑就好。
◎可能涉及桃李女装。
◎连一段都没写完_(:_」∠)_
◎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就当段子吧。
◎万一有ooc请原谅我。

朱樱司上下打量了一番姬宫桃李,满意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向后一步做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在下朱樱家独子朱樱司,不知是否有荣幸邀请这位美丽的小姐共舞一曲?』

他说的笃定,根本没有留给姬宫桃李拒绝的权利。

当然姬宫桃李也没有想过拒绝。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他一时失了神。

梦之咲学院偶像科的学生大多是知道姬宫桃李这个人的。不仅仅是豪门组合『fine』的成员,更是梦之咲预备的学生会长,新生的皇帝,才华横溢,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小少爷的性格,刁蛮骄横,睥睨一切,却又极爱撒娇任性,活脱脱的混世魔王。

他想要得到的一定会得到,无论用怎样的方法,用什么样的手段。

『我认定的方向,就算是踏破南墙也不会回头。』

这点倒是和他尊敬的前辈一模一样。

总之,即使是监护人伏见弓弦,也无法阻挡认真起来的桃李。

这样的姬宫桃李却有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小秘密——虽然不愿承认——他确确实实是个妹控。

而姬宫小姐喜欢朱樱家的少爷。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一不小心走进妹妹房间结果视野范围通通都被同一位红发少年占据从此瞎眼的姬宫少爷此时此刻内心大概是崩溃的。

倒不是对自己妹妹追星有什么不满,而是海报的对象。

朱樱司。

哦这个跟我抢人的小婊砸。

桃李沉默了两三秒,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把手糊上了离自己最近的海报上的脸。

……。

所以姬宫小姐发出惊呼这种有违礼德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不管是谁在推开房门的一刻看到自己哥哥用着暧昧的姿势和自己偶像亲密接触——即使只是海报——大概都会怀疑一下人生,比如说哥哥的性取向问题。

当然了,贵族小姐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的,她们只会兴奋的从自己宝贝的收纳盒里掏出自己的珍藏,比如偶像亲笔签名的海报,想尽办法让亲人感受偶像的人格魅力:

『兄长大人终于领会到朱樱少爷的帅气了啊~!莫非兄长大人也是朱樱少爷的粉丝嘛?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

谁要当那个文物的粉丝。

姬宫桃李一脸冷漠。

姬宫小姐踮起脚把签名照举得高了一些。

姬宫桃李扭过头。

姬宫小姐踉跄着转个方向把照片举得更近。

『……』执着的姬宫小姐。

『……』不屈的姬宫少爷。

相顾无言了几分钟,桃李终于还是妥协了,但心里说到底还是有些不爽。他一边接过签名照,一边不满的抱怨。『他又没我可爱,有什么好喜欢的。』

『欸?我觉得朱樱少爷比哥哥可爱多了呢♪』

玩家姬宫桃李受到暴击。

无视自家兄长捂胸口心痛的表情,姬宫小姐将海报小心翼翼的放进盒子里,像是想起了什么,疑惑的回头。『说起来,为什么兄长大人会在我的房间里?父亲大人刚刚在找你哦。』

『爸爸找我吗?』桃李吓了一跳,难道是弓弦把我在学校跟司互骂的事情告诉父亲了?不不不,弓弦已经毕业了而且现在远在欧洲进修,消息应该没有那么灵通吧……。

『放心吧兄长大人,并不是要训你呢。好像只是有舞会的事情要找你商量。』姬宫小姐不忍心看自家兄长惊慌失措的表情,开口劝慰他。

在向父母道过晚安后,朱樱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的瞬间,叹息声回荡在空气中。

『……又要举办舞会啊。』

一想到刚刚父亲千叮咛万嘱咐的注意事项,他就觉得头疼。

这次的舞会与往常不同,父亲除了邀请国内有名的御曹司家庭的家主与少爷,还想方设法让他们将自己的千金小姐带来。

他即将年满18,舞会恰巧在他生日当天。在此时请了那么多名媛,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

为朱樱家寻找一位合适的少奶奶。

明明学校的事就已经够麻烦了。司躺在床上,愤怒的撕开自己藏在枕头下的零食,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

早上的事情说起来也不全是姬宫桃李的错。他边吃边想。说到底自己也做的太过火了一些。再怎么看不惯也不该拿弓弦去气他。

『就是因为你的任性,你仆人才会离开你的吧!他一定是忍无可忍了!也因为你的任性,天祥院哥哥大人和姐姐大人才会那么辛苦!听见了吗,这全部都是你的错!』

这种话,到底为什么会说出口,缘由已经不太重要了。依他和姬宫桃李的相处模式,哪天不吵架才不正常。把对方气到跳脚就是他们最高的成就。

然而下一秒,姬宫桃李哭了起来。

他低着头,刘海遮挡住脸颊,没有喊没有闹。只是肩膀一直在颤抖,像是抑制着什么。

朱樱司看不见他的脸,却突然觉得愧疚。抬起手伸向粉发的少年的瞬间,泪滴从那人脸上滑落。

手僵在原地,再也无法向前。

再之后,回到教室被吓到的仙石忍和天满光,手足无措的从3A叫来了紫之创。如今已继承红茶部部长的少年脱离了稚气,柔和的安抚被自己温厚肩膀的抱住的人。

他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不知名的情绪涌动使他烦躁。连带着看向紫之创的眼神都带着危险的气息。

『……』

但是最终朱樱司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安静快速的离开了教室。在踏出门的那一刻,他听见身后传来的哭声。那是他最熟悉的声音,不再带着往日的骄傲,充满了难以宣泄的委屈,尽管如此,他依然能一下辨别出的声音,此时此刻此地,一声一声的像针往他身上狠狠地扎。

……果然,必须要去道歉。

※记一下梗。桃李妹妹参加舞会,然后司的父亲要求司想办法泡到桃李妹妹。桃李为了妹妹,假扮成姬宫家的小姐。被司认出。司与桃李达成共识,保护桃李不让他被认出,但同时作为回报,对桃李提出了各种要求。

我也想开车啊。

评论(1)
热度(31)

© 酒酿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