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我的宝贝游戏戏

我们来聊聊游戏戏吧。


这个夏天,我认识了魔人团,从白哥哥那知道了他的闺蜜沐木,从沐木那了解了狗贼团,从狗贼团里喜欢上了游戏。

我并不是狗贼团的粉丝,也自然没有对这个小团体投入比魔人团更多的关注。除了欲为老大标志性的东北大碴子嗓音(笑),其他所有的主播声音在我耳里听起来都是一个人。可是说来也神奇,在这观看次数少,观看时长短的情况下,兜来转去,我还是在大家叽叽喳喳纷乱的声音中捕捉到了一丝细细微微的声音,那声音温润又缥缈,很快就被其他人的声音盖下去了。

但是我听见了。

那个声音的主人,是游戏。


我仍然记得第一天知道他叫游戏的时候,我盯着弹幕上闪过的名字直接在沙发上笑出了声,然后顶着爸妈疑惑的目光笑嘻嘻的给我闺蜜发消息说居然真的会有主播取这种沙雕名字。上游戏,玩游戏,这人完完全全是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被大家开玩笑的被动位。

我们私下有个群,里面的小姐姐们都有各自喜欢的主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是开玩笑着说自己想要睡游戏,自己是游戏的女朋友。

后来一个女孩在群里说蓝胖子的视频里有游戏,让我帮忙找一找。说来也奇怪,那么长的视频,我一下就点在了游戏刚出场的画面。

这是一个契机,我想,我该去看看他。

我打开B站,搜了他的名字,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的痛恨他的取名能力,搜遍整个B站,我也只找到了一个游戏唱歌的视频,是房管小姐姐放的《需要人陪》。我的鼠标在视频的开始界面晃晃悠悠好几圈,才终于是按了下去,那个细细的声音又出现在耳边,跟欲为老大视频里的声音不太一样,却是同样的温柔深情。

再反应过来时,虎牙直播的界面出现在电脑的桌面,【鼎梦丶游戏】,五个大字,立在搜索框上,黑白分明。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一开始被吸引的理由真是幼稚又荒唐——长得很可爱,笑起来的声音很好听,唱起歌来很温柔。

那时录屏组还没成立,我也总是抓不到时间去看游戏的直播,唯一能够去了解他的途径就是直播间里别人录的精彩瞬间。每个视频都只有几秒,连游戏的声音都少得可怜。我那时是什么样的呢,一个一个视频看过来,再看一遍,再看一遍,是去捕捉他每一句细微的,突然出现的声音,是在他放出为自己打call的表情包时止不住上扬的嘴角,是深夜亮起便熄不灭的手机屏幕。

然后在暑假的最后,我终于进入了他的直播间,送出了第一份礼物。

在他感谢的话响起的那一刻,我看着屏幕想,完了呀。

谢谢酒酿酿的荧光棒...酿酿...酿酿(笑)


第一次鼓起勇气去加了主播的粉丝群,努力的去跟别的宝贝们搭话,小心翼翼的在直播间发着弹幕,忐忑不安又心怀期待的希望得到回复。和暗恋不一样的感情,却做着同样畏缩的事。

也许是自己还算幸运...?每一次的弹幕都得到了戏戏的回复,连表情他也会复制着悄悄的装高仿在弹幕发一遍,第一次发的表情包也有幸被他收藏。我要感谢他,若是没有这些举动,胆小的我可能现在也还是瑟缩在角落话也不说的看着直播,可能也不会再继续了解他的别的事情,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一腔热情的喜欢他。


他是个真正温柔的人。

虎牙之前有个活动,是靠送礼物增加战力的。那时候阿福几乎天天找游戏PK,两个幼稚鬼你打来我打回去,那时候游戏说了一句“我对这个PK没有兴趣,但是输了的话战力会减少,这都是你们送的礼物,我只是想把战力讨回来而已。”,后来几个粉丝在弹幕发了一句“没有钱PK了qaq”,刚好有阿福家的宝贝来串门,游戏就让他们传话给阿福说不打了,阿福开玩笑说这不是让你多收几个礼物吗。

那个时候的游戏戏,语气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生气,严肃,认真。

他说,多收几个礼物?我的粉丝好多都是学生,拿着自己的饭钱为这个PK送礼物送到没钱,多收几个礼物?我不需要。


他也是个认真倔强追求完美的人。

他之前直播的时候失误了一下,然后弹幕有人说了一句屠夫都做不到的,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我这个人呢,就喜欢去挑战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并且把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做到完美,然后我就可以回头对那些说做不到的人说,明明是你不努力。哪会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是因为那些人懒不想去做而已。”

他真的认真又努力,明明只是一把游戏却会很认真的反思总结,会在排位期间打开自定义来试各式各样的bug或技巧,他在该专心凝神的地方永远都很审慎,思考、总结、提升自己的时候是真的充满了魅力了。


他同样是个可爱腹黑又傲娇的人。

他会悄咪咪的偷窥粉丝群里的聊天,然后在大家夸他帅时把聊天记录截下来发出来;他会在粉丝喊他做个人吧的时候义正言辞地说我就是魔鬼做什么人;他会在求生者找地窖的时候笑嘻嘻的用气球牵着他带过去跟他说这里没有地窖;他会在粉丝表白其他人的时候说你表白我就表白我还找别人当掩体;他会在粉丝万人血书开摄像头的时候猝不及防的开一秒就关;他会在求生者内扛的时候在赛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发打起来打起来;他会在喝酒后被粉丝说醉了以后气到发语音证明自己;他会在中午迷迷糊糊中用沙哑又带着一丝黏腻的声音向粉丝撒娇问能不能咕了中午的直播;他天天偷粉丝的表情包却像小孩子一样不允许别人动他的表情包;他明明不能吃辣却总是忘了跟店家说自己不要辣,然后自己委屈屈的挑辣椒;他直播时手边总放着小猪佩奇的奶片,还爱吃QQ糖和旺仔牛奶......还有好多好多,说都说不完。


这是第一次,居然为了一个主播A了所有的游戏。

这是第一次,居然会忍不住天天跟同学念叨游戏有多好。

这是第一次,居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以至于爸爸妈妈都拿过我手机看了好几眼。

这是第一次,居然会欢喜到连CP都会忍不住吃醋来看看直播。

这是第一次,居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喜欢一个主播。


我喜欢你呀,游戏,之后也会继续喜欢下去。

我,酒酿酿,永远是你的男友粉爸爸粉。








评论(5)
热度(41)

© 酒酿酿 | Powered by LOFTER